香港疫情为何短时间内突然恶化 专家解读来了

香港新一轮新冠疫情持续恶化,继2月9日新增1161个确诊病例,创两年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新纪录后,2月10日,香港再度新增约986例确诊病例,并在6个月以来首度出现死亡病例,多位公共卫生领域专家和业内人士均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香港突然出现疫情急剧暴发的情况与奥密克戎席卷全球有关,而春节假期聚集性活动的增加也造成疫情的进一步恶化。如果香港持续出现检测能力不足以及医疗资源饱和的情况,未来不排除特区政府会向中央请求援助。

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10日下午通报称,当日香港新增986例新冠确诊病例,其中包括1例输入病例,985例本地病例,另外还有约800例初步阳性病例。当天还有一名94岁的新冠确诊女患者死亡。

香港疫情为何在短时间内突然出现急剧恶化的情况?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曾光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此前在防疫问题上其实一直做的还不错,所推行的清零政策与内地趋近。但是在传播力极强的奥密克戎席卷全球的情况下,香港作为重要的国际交通枢纽,自然也要面临奥密克戎的挑战,“因为奥密克戎的传染力非常强,香港所构筑的防线可能可以防住其他毒株,但是在奥密克戎面前一下子就被突破了。”

此外,曾光还认为香港此轮疫情强势反弹正值春节期间,聚集性活动的增加也是造成疫情大暴发的一个重要因素。

曾任香港仁济医院董事局总理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陈恒镔也认为在春节期间遭遇奥密克戎这种传播力极强的毒株,是香港疫情防控体系被“攻破”的原因之一,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陈恒镔表示,香港此轮疫情暴发恰逢春节期间,正是家庭聚会的高峰期,拜年或者团圆饭活动增加了聚集性感染的概率。此外,香港在上个月中旬就已经有了一些隐形的传播案例,在疫苗爆发初期未能及时的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一些隐形感染者可以四处活动成为“移动的传染源”,当时的香港也没有加强检测能力,这些因素叠加一起造成了此轮疫情的大暴发。

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卫生官员表示,此次很多确诊病例都是跨家庭传播,当中许多人都是在春节前后的聚会时互相传染的。其余大部分案例涉及到家庭主妇、年长者或退休人士,在商场、街市活动期间感染。除社区爆发之外,多家公立医院或门诊相继有员工因家庭内或社区内接触确诊患者而感染,当中涉及1名医生、10名护士,以及19名的病人护工或医院行政人员、技术人员等员工。

香港此前一直也在推行与内地相类似的清零政策,疫情短时间内的快速蔓延引发了香港民众对于香港防疫政策是否存在较大漏洞的讨论。曾光认为,香港的防疫模式是介于中国内地与西方国家之间的,香港有其特殊性,那就是香港的很多老百姓“不怕得病,但怕被隔离”。

陈恒镔则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了香港防疫当下所面临的现实困境。当前,香港已经存在核酸检测能力跟不上的情况,有些香港市民需要排五、六个小时的队才能做一次核酸检测,“今天在一些核酸检测站门口已经排起了5000多人的长队,一些香港市民就看到这种情况就不去检测,核酸检测困难就会造成很多问题。”

此外,香港也已出现了医疗资源饱和的情况,“香港大部分医院和集中隔离设施已经爆满了。香港特区政府临时将几个隔离点转换成用于医疗救治,基本上已经没有地方可以用作隔离。而无法集中隔离的人留在家里无人照顾,他们要外出买菜,就会把病毒带到社区中;家庭成员也出现聚集性感染,所以我们现在就面临了大崩溃的情况。香港的疫情我觉得还会有比较大的问题。”陈恒镔介绍称。

另有港媒报道称,香港医管局前行政总裁梁柏贤近日多次表示,香港继续推行“清零”“围堵”都是“不切实际的”。梁柏贤称,进一步“围堵”已经没用,应集中资源,加强疫苗接种,重点防止重症,因为疫苗既不能防感染,也不能防传播。他还表示,“清零”或“与病毒共存”这些字眼都没有意义,“大家要接受病毒如感冒般成为香港的地方病,才可以平衡民生及经济发展。”

对此,陈恒镔认为,香港根本上就没有跟病毒共存的条件,“因为香港最主要的生活、经济来源都是跟内地有关,如果香港一直保持这种高确诊率的情况,两地不通关,我相信香港的经济会很快垮掉。所以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要清零,这个目标我觉得没有变,也不能变。”

陈恒镔同时认为,尽管香港应当坚持清零政策不动摇,但是香港却难以完全复制大陆成功的防疫模式,“与内地不同的是,香港想要进行封闭管理,比较困难。许多香港人的家庭经济状况,决定了如果他们长时间不外出工作,可能很快就会面临无饭可吃的状况,还有很多独居的老人,他们没有自理能力,需要照料。这些都是香港不得不面临的比较困难的情况。”

2月10日,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香港政府防疫专家顾问团成员袁国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香港目前的人力资源已无法应对新冠疫情,建议腾出一些空间隔离属于高危群体但未接种的年长者等人士,以保护未受感染的市民。

陈恒镔认为,袁国勇的观点贴近于现实,香港目前的基本条件已经不能够处理当下这种海啸式的疫情暴发情况,“香港的医院和隔离点已经饱和了,所以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向中央求援,我觉得如果能有来自内地的支援,大家都会淡定一点,如果市民过度恐慌,可能会出现各种情况,所以我觉得现在特区政府已经很难自己去处理这件事了。”

面对香港严峻的疫情形势,内地接下来是否有派出医疗队伍或是核酸检测力量支援香港的可能?对此曾光认为,这需要看疫情发展的情况,如果香港提出需要内地的帮助,内地一定会帮忙。

而据《环球时报》记者从香港民建联获得的一份2月9日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公开信中提出,预计未来数天香港的确诊人数将持续增加,医疗设施极可能在下周出现饱和状况。为此,民建联要求特区政府立即做好预案准备,其中就包括请求中央政府派出支援队伍尽快堵截疫情及妥善照顾患者,具体举措则包括,亚搏手机版app下载建议请求中央政府协助增设更多“火眼实验室”,并派出更多核酸及检测工作队伍,务求在短时间内全面大幅提升香港的核酸检测能力,同时,建议特区政府请求中央政府援建临时隔离设施,并在必要时提供医疗服务上的支援,以协助香港渡过此疫情困难的时刻。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