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营养和生物识别正引起NBA训练的进化

其中包括了这些名字:凯文-加内特,科怀-伦纳德,昌西-比卢普斯,凯尔-洛瑞,凯尔西-普拉姆,泰肖恩-普林斯,杰伦-布朗,泰雷斯-哈利伯顿,德马库斯-考辛斯,约翰-沃尔,艾尔-哈灵顿,克里斯塔普斯-波尔津吉斯,纳西尔-利特尔,萨迪克-贝和宰伊尔-威廉姆斯。

由教练乔-阿布纳萨尔于1997年创立的Impact Basketball会在NBA休赛期举行群星云集的不公开临时比赛,并以此闻名。今年春天,一些最有未来的NBA新秀也在这里加入了阿布纳萨尔的选秀前训练营,并把自己投身于这个训练和营养的复杂世界。

时间表很简单:4月前来到这里,改变你的训练方式,然后找到你的职业道路——要么通过NBA选秀,要么通过一份落选后的自由球员合同,要么通过另一份别的合同。这份工作不浮华,也并不总是有趣的。如果你想坚持做一名专业人士,它就永远不会结束。

莫里耶是Impact的关键人物。他来自英国,在创办自己的运动营养咨询公司之前曾在英国和德国打过职业篮球。莫里耶曾作为营养学家和顾问在乔治亚大学和萨克拉门托国王大学工作,并于2020年春天加入Impact。

在Impact两年半的时间里,莫里耶经历了三次选秀,他的笔记本电脑里充满了Impact运动员的信息图表和进度表。其中包括针对每个球员的个性化目标;举个例子,让一个潜力新秀增重20磅,体脂降低2%,卧推重量增加50磅,垂直高度增加2英寸。

莫里耶很荣幸能在运动员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与他们合作。对他来说,团队系统内部的噪音和外界的期望都消失了。他能够清楚地定义目标,球员也清楚地知道成功会是怎样的。

训练营在球员完成他们各自的赛季后立即开始。他们抵达Impact,参加全面的身体测试,建立完整的身体档案。他们的技术包括生物阻抗分析,利用电流扫描人体组成。通过汗斑可以读出运动员体内需要多少钠。

验血结果、压力激素水平、营养不足、运动前和运动后的水合水平、身体成分和体脂百分比等变量都有助于建立他们力量和需求的基准线。

在这里,每个潜力新秀都能得到一个个性化的增长路线图。其中技能培养是一个组成部分。球员们经常以小组形式一起训练,但他们会得到各自具体的计划,为球队选秀前的训练和NBA水准的比赛做准备。

补充水分和节食也是关键因素。莫里耶通过Impact和当地厨师的关系来监督饮食计划的实施,他说他会规划每顿饭、零食和补充进食。在这个过程中,还会定期检查身体指标、睡眠时间表、情绪和动力等因素。据莫里耶估计,大约有20到25名Impact员工参与一名球员的培养。

但莫里耶反复强调,技术、食物和训练并不是让球员进入联盟的原因。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重塑他们的习惯,并灌输健康方面的纪律。

“篮球职业架构是从AAU到大学再到职业篮球赛,很多权力都掌握在运动员手中,很多人想‘你是谁,凭什么告诉我该怎么做?’所以我认为我们要做的主要事情之一就是打破这一障碍。同样的,当我们的目标和他们的一致时,事情就会变得容易一些。但同样,我们会说,‘好吧,你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平,尽管你有坏习惯。如果我们逐渐灌输一些好习惯,你有能有多好?’”

然而,好习惯可能是不方便而尴尬的。对于NBA球员来说,要想保持他们在联盟中的位置,他们必须在选秀前训练营结束后很久都一直坚持那些例行公事。

达拉斯独行侠队侧翼约什-格林在2020年NBA选秀周期之前加入了Impact计划。直到今天,他仍然待在Impact,休赛期他一直在拉斯维加斯锻炼。他的营养计划的一部分包括避免摄入黄油,这在外出就餐时可能是一个特别的障碍。

格林说自己在2019年4月第二次肩部手术后开始优先考虑营养。自从加入Impact以来,格林一直被人体在锻炼过程中消耗的营养所困扰。他有一个应用程序,可以列出每餐的卡路里和补水计划,他在休赛期的目标是不吃碳水化合物,甚至不吃零食,比如一袋薯片。

“当你年轻的时候,你看到的就是你想要的。”格林说。“我很早就开始在这里打球,我意识到,如果我想打足够时间的球,重要的是让我的身体保持正确的状态,保持健康。这和看理疗师接受治疗是一回事,甚至对你的身体更重要。”

阿布纳萨尔有很多精英水平的球员重视营养的故事。加内特曾说过要把他的饮食计划菜单贴在他明尼苏达州家中的橱柜上。洛瑞、哈里伯顿和塞尔吉-伊巴卡也是在Impact的指导下改变身体的例子。

健身房的时间和锻炼显然是有价值的,但对阿布纳萨尔来说,营养才是激发身体成长的因素。

“营养是身体变化的基础——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如此,而不仅仅是篮球运动员。”阿布纳萨尔说。“你可以每天都去健身房,但如果你只吃芝士汉堡和薯条,你就不会减肥。”

莫里耶有他自己的成功故事。他和几十个球员合作过,包括哈利伯顿和格林。另一位2020年的新秀候选人齐克-纳吉是一个特别有趣的案例,他是莫里耶在Impact指导的唯一一位素食者潜力新秀。

莫里耶并不建议运动员仅仅为了赛场表现而素食。然而,纳吉选择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是出于道德上的原因,莫里耶很尊重这一点。尽管有种种限制,两人还是一起制定了一项营养计划。纳吉选秀前的目标之一就是增肌。通过对细节的严格关注,他成功了。

今年,Impact已经与几位2022年的新秀合作,包括马乔恩-比彻姆、布雷克-韦斯利和小迈克尔-福斯特等人。

韦斯利从17岁起就一直是Impact的一员,他在高中三年级时第一次见到了阿布纳萨尔。韦斯利偶尔会来训练,呆在远处的球场上,看着伦纳德和保罗-乔治等NBA球员上场。他在休赛期回归,并锁定自己的选秀前训练营位置。

穆里耶称赞了这位马刺新秀对营养细节的关注。韦斯利经常在餐馆和商店与莫里尔facetime,并问他应该吃什么。他还是康宝莱CR7 Drive混合运动饮料的坚定支持者,甚至与康宝莱签订了代言合同。

作为选秀前增重计划的一部分,韦斯利早餐会煮三个鸡蛋,再加上燕麦片、牛奶和橙汁。

结果是:韦斯利从一个相对默默无闻的四星高中生变成了圣母大学的第一个大一参选球员,然后在春天增重190磅,成为NBA首轮秀。

莫里耶说:“我一年前见过韦斯利,那时他还没去圣母大学,从那时到选秀前,一直到现在,他的转变是惊人的。”

阿布纳萨尔、莫里耶和Impact的工作人员在休赛期和选秀前都在亲自指导他们的球员。但当这些球员回到他们各自的NBA球队时,会发生什么呢?

“大多数情况下,从力量和体能的方面,以及从球员的培养角度来看,NBA球队真的很有实力,”莫里耶说。“但从营养学的角度来看,在很大程度上,它们不是。”

莫里耶估计,整个NBA只有6名全职营养师和饮食学家。大学和专业运动营养师协会(CPSDA)列出了9名全职注册营养师。莫里耶说,由于预算限制和高层的侧重,球队通常由医生和训练师负责包括营养在内的多项职责。这意味着一些运动员,特别是替补运动员,会接受更少的健康指导。

“我们有点像是管理层最后一个看到价值的人,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真的只是一个复选框。”莫里耶说。“所以,特别是那些队内排名较低的球员,可能是第七、第八、第九、第十,一直到第十五人,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真正的支持。他们得到了食品供应。他们得到了膳食和补品。但就食物方面的教育和行为改变而言,他们真的没有得到。”

在过去的25年里,阿布纳萨尔目睹了运动营养的巨大变化,数据和技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融入到实践中。他认为这种进步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缺陷。

Impact Basketball在体育科学领域是一个进步的领跑者,但莫里耶强调,在这一点上,所有的篮球专业人士都应该通过某种休赛期发展计划来为自己的成功做好准备。选秀前的潜力球员尤其不能浪费球队试训前的关键时期,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自己的吸引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