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新赛季国内足坛转会交易清淡 “标王”再掉价难以避免

按照中国足协发布的通知,2022赛季中超、中甲俱乐部球员首次转会窗口已于3月15日打开,至4月15日关闭。而截止到4月8日,也就是窗口关闭前1周,转会市场总体保持平静。受疫情及大多数俱乐部财务吃紧等因素影响,本次转会窗口期内尚未出现涉及国际顶级外援的交易。

在已完成转会的新援中,由中超升班马武汉三镇队引进的罗马尼亚籍攻击型中场斯坦丘以400万欧元暂列今冬国内俱乐部转会身价榜榜首,他大概率也将成为新季国内转会“冬窗”的标王。此外,涉及本土球员的转会大多以“零价格”完成交易,而类似局面很可能会延至“关窗”一刻。

按照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最初的设想,新赛季中超联赛最快于4月下旬开赛。为此,中国足协于上月确认,2022赛季中超、中甲俱乐部球员首次转会窗于3月15日开启,至4月15日关闭。虽然,在此之前部分俱乐部已提前动手,落实新援遴选与转会沟通事宜,但从“开窗”后的实际情况来看,转会市场的交易总体比较平淡。在疫情及财务危机因素影响下,中超、中甲绝大多数俱乐部紧缩银根,他们或是降格引进外援,或是主打“年轻牌”。

在参加2021赛季中超联赛的各俱乐部中,当季冠军俱乐部山东泰山、亚军俱乐部上海海港(两俱乐部亦是当季足协杯冠、亚军得主)作为全联盟为数不多不欠薪的球会,在新赛季引援方面也都比较谨慎。如泰山由葡萄牙圣克拉拉引进了巴西籍中锋克雷桑、海港由土耳其哥兹塔比俱乐部引进塞内加尔籍中锋恩迪亚耶。从球队人员构成来看,补充外援中锋属刚需。但比起此前几个赛季超大手笔引援,两家中超豪门俱乐部引进此两人分别仅花费了200至300万欧元。其个人身价可能还不及当初引进奥斯卡这类超级外援价格的零头。

除去奥斯卡、费莱尼等少数顶级外援,新赛季中超联赛几乎看不到更多国际一流强援。这一点从赛季“冬窗”交易的具体情况不难作判断。此次转会窗开启期间,引援动作相对最大的是中超升班马武汉三镇俱乐部。今年2月中旬,也就是转会窗口开启前1个月,该俱乐部就公开宣布一口气签下3名新外援。从名气来说,斯坦丘、华莱士、戴维森的名字都算不上如雷贯耳。其中,罗马尼亚籍中场球员斯坦丘的转会身价相对最高,为400万欧元。戴维森、华莱士的身价分别为200万欧元、25万欧元。也就是说3人累计转会费也就600多万欧元,但三镇或许已经是此次转会窗口期内引援投入最多的俱乐部。综合各类信息看,斯坦丘很可能成为国内职业足坛新季“转会冬窗”的标王。而400万的身价较上赛季深足外援金特罗、2020赛季海港外援洛佩斯近600万欧元的身价也有明显差距。

中超联赛购买力的大幅下降不仅仅体现在外援引进方面。虽然中国足协为进一步盘活国内职业足坛转会市场,配合更多本土球员寻找就业机会。但就现实条件来说,曾受“金元足球”影响严重溢价的本土球员现如今已卖不出好价钱。当欠薪已经成为某种常态后,诸多球员已不可能奢求高薪,而更多寄希望于签下一份稳定的合同。可以说,今年国内足坛转会市场是名副其实的“买方市场”。

“自己找队吧”是俱乐部深陷经营困局中对球员作出的无奈发声。于是,过去几个月时间里,中超各俱乐部,尤其是运营稳定的俱乐部队的备战现场,试训球员一茬儿接一茬儿。比如,上赛季转危为安的天津津门虎队就是相当一部分本土球员心仪的投奔目标。hth华体会官网登录入口在前不久U21国青队与津门虎队的热身赛中,代表津门虎队首发登场的竟然是一整组试训球员。

在此次转会窗口期内已经完成的本土球员转会交易中,类似郑雪健转会中超升班马浙江俱乐部这样涉及几百万元转会费的交易并不在多数。廖力生、巴顿、张呈栋、任航等新、老国脚的转会均以“零价格”完成,也就是说,这些球员均以“自由身”完成转会。由此不难看出,球员原属俱乐部已无力以高薪挽留这些球员,他们对免费出让这些球员自然心有不甘,但能够节省薪酬开支,也有益于止损。这其实也是相当一部分中超、中甲俱乐部新赛季起用大量年轻球员的原因所在。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